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嗑生嗑死!顶流夫妇今天官宣了吗阮语陆之言小说免费阅读

热门新书嗑生嗑死!顶流夫妇今天官宣了吗是由著名网文作者食人花的牙所著的小说,主角是阮语陆之言。主要讲述了:阮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横抱起,又是怎么被轻轻放在床上的。但是她知道了他的名字。陆之言。“早点休息,你明天还有工作,别熬太晚。”陆之言轻声叮嘱,仿佛在与爱人呢喃。阮语觉得原主是不是傻?这种天之骄子摆在…

嗑生嗑死!顶流夫妇今天官宣了吗阮语陆之言小说免费阅读

《嗑生嗑死!顶流夫妇今天官宣了吗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2章

阮语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横抱起,又是怎么被轻轻放在床上的。

但是她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陆之言。

“早点休息,你明天还有工作,别熬太晚。”陆之言轻声叮嘱,仿佛在与爱人呢喃。

阮语觉得原主是不是傻?

这种天之骄子摆在眼前,也能作的出来?

幸福触手可及,原主偏要去摘星星?

阮语恶声反问:“那你呢?”

没办法,恶毒女配作死人设,她暂时还是要贯彻到底。

“我加会儿班,别等我。”陆之言揉了揉阮语的头发,墨色的瞳孔里映出一道娇软的影子。

阮语拽住他:“不许去!”眉头狠狠皱起,娇蛮又任性。

“嗯?”

陆之言眸子微眯,细细打量着躺在床上的人儿。

白色睡裙,发丝微乱,星眸里波光粼粼。

她似乎也像曾经一般蛮横,可是细细观察之下,似乎又能察觉到细微的不同之处。

有些莫名的可爱。

“我说,不许加班,赶紧睡觉。”阮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思。

阮语却发现自己说完以后,陆之言的目光就一直定定的落在她身上,那双本就深邃的眸子里,似乎带了些不可描述的热意。

他喉间溢出一声轻笑,低声反问:“和你一起睡吗?”

阮语愣了一下,她在穿书前虽然也是黄花大闺女,但是也已经二十几岁,看过的玛丽苏总裁文不下五百本,怎么会不懂这个眼神,这段对话?

她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流氓!”

恶毒女配被超级炮灰调戏了!

这合理吗?!

陆之言笑意浅浅,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语气颇有深意:“乖,我洗漱一下就来。”

阮语感受着自己发间传来的轻柔力量,从他身上隐隐传来淡香,馥郁的木质香调,有着从容冷冽的不凡气质。

想到等会儿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以后,她的脸色通红,努力坚持着作死女配人设:“你,你行吗?”

病秧子什么的应该最讨厌别人贬低他了吧?

阮语觉得自己的角色扮演非常到位。

陆之言看着今日格外多话的阮语,眸色深沉:“我行不行,夫人还不知吗?”

“还是说,原来我一直没有满足夫人?”

“??”

阮语傻了。

这走向不对吧?

原主嫁给陆三少之后作天作地,而陆三少身体虚弱,俩人根本没有发生过实质关系啊?

怎么现在……

她是不是穿错书了?!

阮语脑子有点乱,推了推陆之言:“你自己去睡客房!”

陆之言凤眸微敛,幽深莫测:“好。”

这就妥协了?

阮语看着转身离开卧室的陆之言,有种说不出来的郁闷。

浴室里,陆之言缓缓解开衬衫扣子。

指尖依旧带着一丝余温,他垂眸看了看,想到她今日不同于前世的举动,凝眸思索。

良久,他轻笑一声:“阮语……”

**

“阮语!你还知道接电话啊?现在网络上都已经吵成什么样子了,啊?!”经纪人林春在电话里咆哮。

“一天天的尽给我惹事!你去招惹顾清寒做什么?顾清寒是谁?顶流歌手!那是你这个108线小明星高攀得起的存在吗?!”

林春要气炸了,当初签阮语是看她长得漂亮很有潜力,谁能想到,这小祖宗干啥啥不行,惹事第一名。

签了阮语简直就是在给他加大患上心脏病的几率!

阮语也很气,她睡得正香呢,结果被一个电话炸醒,费力接了结果还被骂了一顿。

她冷漠:“你好吵。”然后果断把电话挂掉,继续睡。

林春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,深呼吸好几次,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情。

得,小祖宗爱作,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,爱咋咋地吧,反正是108线,再黑,这咖位也掉不到哪里去了。

最后他还是给阮语发了个消息。

“有一档恋综,他们有意愿邀请你去,制作班底还不错,好好表现的话,还是有一定机会洗白的,你要是乐意去,就给我回个消息,我好安排。”

他签了阮语也才两三个月而已,他觉得还能再努力努力。

不是他不想放弃,而是阮语那张脸,太过于适合娱乐圈了!

陆之言是听见动静才走到卧室的。

经纪人给她安排工作,她竟然不去?

以前她听到工作,可是恨不得马上离开别墅,然后去找她心心念念的顾清寒啊。

阮语被电话吵醒后也已经没有了睡意,此时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便恼恨地坐起身。

“哪个天杀的大早上喊本小姐起床……”

阮语的话在看到门口站着的大帅哥时,瞬间愣住。

好家伙,原来昨晚真的不是梦吗?

“早啊。”阮语朝着陆之言露出一个尴尬的笑。

陆之言微微点头,语气含笑:“不早了,中午了,快起来吃饭吧。”

阮语差点被眼前的男人迷得七荤八素,坐在床上没动。

陆之言好看的眉头微挑,缓缓靠近阮语,语调低沉诱惑:“怎么不动?还是说,你想让我抱你去?”

阮语登时就回过了神:“不不不用了!”

她立马下床,真丝的吊带裙从腿间滑落,迷人且危险。

陆之言的目光淡淡从她身上划过,离开卧室前,他道:“等你一起去公司。”

阮语歪头,公司?什么公司,陆家那个即将垮掉的公司么?

她垂头看向脚下。

原本冰凉的地面上竟真的被铺上了一层毛绒绒的毯子,也不知道是她睡得太熟,还是工作人员过于轻手轻脚,她竟然完全没有听见动静。

她踩着地毯,走到镜子前。

女子极美,她有着细柔的青丝,绯红的杏仁小脸,眉下是宛如秋水的眸子,身形气质娉婷袅娜。

但是让阮语惊讶的,不是她有多么绝代风华,而是这张脸……

和穿前的她一模一样!

她都要禁不住怀疑自己究竟是魂穿还是身穿了。

可惜系统不在,没人能解答她的疑惑。

阮语带着手机,走到了楼下。

陆之言当真是说到做到,从卧室,到走廊,到楼梯,再到一楼,全部铺上了绒毯。

“夫人您醒了,午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一位佣人对着她毕恭毕敬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