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小说阅读,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完整版

你喜欢看小说吗?一定不要错过山外-的一本新书《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》,主角是岑婧。主要讲述了:两人在这水乡小镇流连了将近一个月,他们一起爬山,一起散步,一起划船。温言卿总是不自觉的照顾她,温柔又体贴,如果换成其他女人,只怕是要彻底陷入这男人蜜糖一样的细心照拂里。而岑婧却只是听着那不断提示升高的…

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小说阅读,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完整版

《快穿:虐文女主好像有那个大病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6章

两人在这水乡小镇流连了将近一个月,他们一起爬山,一起散步,一起划船。

温言卿总是不自觉的照顾她,温柔又体贴,如果换成其他女人,只怕是要彻底陷入这男人蜜糖一样的细心照拂里。

而岑婧却只是听着那不断提示升高的数值心如止水。

【检测到宿主对角色好感度50%,未检测到心动值数据。】

系统关于人类情感的研究还在继续,但这位宿主好像与其他人类不太一样,面对这样温柔的男二好感度有了,却丝毫检测不到心动值的数据。

[他配得上更好的,而不是我这种最好的。]

对于小说中的人物,岑婧一直没什么沉浸的感情,就像在冷眼旁观一场通关游戏一样,时刻保持清醒。

而温言卿知道了她也是H市人,就更加坚定了要追求岑婧的想法,两人加了联系方式,他自然也看到了那条朋友圈。

不管是真是假,他不在乎。

这是循规蹈矩二十多年的温家少爷,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什么的冲动。

一个月时间过得很快,温言卿本想同她一起回H市,却突然被一通电话给调往了邻国参加一个国际研讨会。

岑婧则是欢天喜地的告别了依依不舍的男二,踏上了回程的飞机。

刚一落地,她就打开了这一个月内一直处于飞行模式的手机。

出发之前她只是让系统给岑父发了个短信报平安,以免回来被纳入失踪人口名单,但还是保不齐会有人怕她想不开。

果不其然,卡顿了几秒,就有铺天盖地的未接来电和短信涌入,她翻了翻,大多数是陌生号码。

[嗯?谁这么恨我还搞电话轰炸?]

女主跟男主结婚这几年,以前朋友圈子什么的都淡了,身边也没什么知心好闺蜜,谁还会在这个时候疯狂联系她?

【报告宿主,经统计,90%以上未接来电的来源是男主厉云霆。】

[哦。]

她这才想起来,之前给这位前夫哥拉黑了。

随意翻了翻就将手机又塞回兜里,她没什么受虐倾向,也不打算给那个暴躁前夫哥回电话。

【宿主,接下来就是女主的家庭剧情。】

岑婧听过也没什么表示,只是面无表情的在机场咖啡店里要了一杯美式,不加糖。

喝了一口苦得皱眉,又悠悠的叹了一口气:

“好苦,跟我的命一样苦。”

可就在这时,兜里再次震动起来,她认命的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,一边按下接听,一边在心中默念:

[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。]

“岑婧!!”

电话那边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,男人积攒了一整个月的焦躁和担忧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彻底爆发。

“厉总,有事吗?”

“这些天你去哪儿了?不在公寓,手机也不通,岑婧,你长本事了!!”

[真是乌龟掉盐缸,给他这个小王八闲完了。]

岑婧实实在在的翻了个白眼,这男主真是闲出屁了,厉氏每天不忙吗?

“厉总对于前妻的行动轨迹好像很关心哈。”

“哼,我关心你?我是怕你想不开死在外面,你们岑家会借机赖上我!”

电话那边的话听着冷漠又绝情,但语气实在是掩饰不住的色厉内荏。

“你没事儿吧?”

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岑婧还是放弃了那杯跟命一样苦的美式,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大厅。

“没事就多吃点溜溜梅。”

不等那边再说什么她迅速按下了挂断,实在是懒得再跟这心理扭曲又不会说人话的男主掰扯。

刚出了机场大厅正想打车,她却再次见到一个熟人。

“岑小姐,欢迎回来。”

眼前身形壮硕长相凶悍的冯二,手里拿着一个与他本人形象完全不符的粉色接机牌,牌子上还写着十分卡通的少女字体:

《欢迎岑婧小姐》

“你没事儿吧?”

这都是怎么了?厉云霆犯病是因为他有病,这已经出现人传人现象了?

[你说我需不需要批发点溜溜梅?]

【系统可以帮助宿主在网上下单。】

“岑小姐,这……这是临时买的。”

冯二挠了挠头,一张脸烧得又黑又红,他来接机也没提前准备,看门口一帮小姑娘在画接机牌,怕机场人多接不到她,就向那几个女孩买了一个,她们还很热心的帮忙写上了名字。

岑婧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气尽量委婉:“放心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,我尊重。”

[尊重,但不理解,并大为震惊。]

有人来接她当然是乐得自在,跟着少女心的冯二上了车,不出意外在后座见到了正低头看文件的厉言。

男人依旧是一身笔挺的高定西装,一头浓密的黑发尽数向后梳起,他剑眉锋利,眼眶深邃,鼻梁高挺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面相。

此时的他正微微低头垂着眸子看手中的文件,阳光透过车窗玻璃打在他纤长的睫毛上,落下一小片阴影,整个人显得严谨又专注。

[嘶……]

头一次她说不出什么骚话来,不是说男主和男二不帅,单论相貌他们都是各有千秋,但厉言整个人周身的气场将他的氛围感直接拉满,实在是令人拍案叫绝!

“看够了吗?”

过了良久,他在那文件下方签了字,优雅的合上文件夹后,才终于舍得分给岑婧一个眼神。

“没。”

而她更是不知道羞耻为何物,有这么一尊养眼的大佛坐在旁边不去看,难不成要看冯二?

讨好的笑了笑,岑婧微微向旁边探身:“厉先生怎么这么有空来接我?”

她当然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航班,厉言这个人,手段通天。

但她还是稍微有点想不通,如今自己已经跟厉家没什么关系了,这厉言为什么还会搭理自己。

甚至他这样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人物,还专门抽出时间来接她的机?

男人一脸从容的回望着她,那双眸子里蕴着岑婧看不懂的情绪,他轻轻开口:

“因为你很有趣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您没事儿吧?”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