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小说《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》推荐各位书友一读,这本书的作者是西葫芦是南瓜派,主角是林冉。主要讲述了:奈何被周家拦住了,原主无法,只得带上私房银子回了林府。出自报复心理,回了林府后的原主更是日日出入戏院等地,砸钱捧戏子等行为更是层出不穷。这不,为了争得与若流共餐,掉入河里染上风寒一命呜呼。林冉忍不住叹…

小说《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《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9章

奈何被周家拦住了,原主无法,只得带上私房银子回了林府。

出自报复心理,回了林府后的原主更是日日出入戏院等地,砸钱捧戏子等行为更是层出不穷。

这不,为了争得与若流共餐,掉入河里染上风寒一命呜呼。

林冉忍不住叹气,唉…….这都是什么事啊。

家人奇葩就算了,还有一个夫家。

而这夫家,经过原主一系列的作为,除了在战场上毫不知情的侯爷和世子爷,估计周家没人不讨厌她的。

【嘀——系统友情提示,周家在大丰地位极高,宿主与夫家建立良好的关系,对于成为大司农有很大的帮助哟。】

提示你妹提示,原主与周家那是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,这关系怎么建立?

周家就等着周允琛回来与她和离呢!

【宿主要对自己有信心,如此貌美如花的小娇娘,周家世子一定逃不出你的手掌心。】

林冉:“……不是,你们系统都学了些什么?”

【滋啦——什么都有。】还有点小嘚瑟。

林冉无语,“别滋啦了,我要睡觉了。”

说着烦躁地闭上了眼睛。

要说有什么办法能治愈烦躁的心情,睡觉绝对是第一个。

美美地睡了一觉,那些烦恼全抛却。

吃过早食,林冉本着消食的心一路溜达到了祠堂。

里头传来林桑打着呵欠和自家祖宗说自己丰功伟绩的声音。

林冉满意地点头后离开了。

守着门的小厮心惊胆战,见林冉没什么不满离开后,总算放下心来。

本着得罪三少爷也不能得罪大姑娘的心思,他们真真是按照大姑娘的要求半个时辰就让三少爷读一遍啊。

还好还好,看来他们做对了。

去祠堂晃了一圈,又去了账房处。

“将府里的所有账本抱到我院里,记住了,一本不能少。”林冉定定地看着账房。

账房心里一紧,“是,姑娘。”

等林冉走后这才敢大口喘气,随即又反应过来,“我又没做亏心事,害怕个啥?”

林冉回到自己的芜湖院,又唤来了五子叔回话。

五子叔:“大姑娘,今日一早我就遣人去外面打听了,现在外人都在议论钱家这事呢。”

又道:“桑叶处理后,我们搜了他的屋子,搜出了共两百两银子和一些玩意儿。”

林冉接过来看了看,“入账。”

又对五子叔说:“这事不要再管了,我有新的事务要交给你去做。”

五子叔躬身听吩咐。

林冉:“我这有两件事儿,你去打听打听……”

五子叔茫然地点头,虽不明所以,还是去布置了。

五子叔离开后,账房以及小厮抱着账本来了。

“放桌上吧。”林冉指了指面前的桌子,心里想着得让下人收拾出一个书房来。

以前林冉是有书房的,不过她不再进学后,她就命下人把书房撤了。

放在最上面的账册是府上的账册,另外还有林家名下的产业。

在京城郊外有一百亩良田,还有林义的职田。

本朝官员,除了领奉银外,朝廷还给了官员相应品级的职田,职田雇人种植,无需交税。

林义是正五品的大将军,朝廷给他的职田有三顷,相当于三百亩地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两个位置不是很好的铺子。

林冉先看了府上的账本,看着每日里如流水一样花出去的银钱,阵阵心痛。

蹙着眉头,用朱笔在账本上划下了一笔又一笔。

“职田产出多少?”

账房战战兢兢道:“田地好坏不一,有些亩产一石,有些不到一石。”

林冉握笔的手一紧,差点将手里的笔折断。

“这些田是谁在管着?”

“回姑娘话,”开口的是刚回来的五子叔,“这些职田是交由户部管理。”

见林冉不解地看着他,继续道:“因着所分的职田好坏不一样,并且官员调动频繁,所以在职田这一块儿上,大家都并不上心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又拿着自家那一百亩良田的账单看,“咱家的田地也是雇人种?年收多少?”

其实上面写得很清楚,一百亩良田,亩产一石小麦。

一石也就是一百二十斤,这产量低得可怜。

五子叔道:“姑娘,小麦是佃给附近的村民种,咱收一半的租子。”

“如此说来,除去一半给佃农的,那么一年也该收上来六千斤粮食,除去粮种以及一些…损耗吧,算一千斤,那么也该收五千斤粮食才对。”

“去年收上了四千斤粮食,前年收了四千五百斤粮,大前年收了四千八百斤粮,再前年收了五千斤粮。”

林冉每说一句,账房的脑袋就低一分,心里更是心惊。

将账本合上,“这几年风调雨顺,缘何这产量倒是一年比一年低?”

林冉目光犀利地盯着账房看,直接把他做假账这事写在脸上。

账房噗通一下跪在地上,“姑娘,小的冤枉啊,底下庄子里的管事,交上来的账簿就是这样。”

“交上来的账簿是这样?你就没有疑问?你也不去核实?”

账房心里苦,“姑娘,这事小的回过老夫人,只是老夫人她……”

林冉知道他的未尽之言,老夫人她一心礼佛,家里的主子们除了会花钱其余全不管,所以这事也就了了。

在心里将系统问候了一遍,找个什么家庭不好,找个满是‘漏洞’的家庭,还大司农呢?

没等她成为大司农先饿死了。

【滋滋啦啦——若不是你,我早就带着农学博士走上人生巅峰了。】

林冉只觉得心累,无视系统吱哇乱叫。

“花儿,将昨日赢来的六千两给王账房。”

林冉认真地看着王账房,“我看了账本,这是我从账房支取的银钱。”

原主是个奇葩,嫁了人,回到娘家挥霍无度不说,花了几千两银子就为了和若流一起游湖。

结果倒好,别人的银子扔进水里还能听个响声。

她的银子扔到水里,连一圈水波纹都没有荡起。

哦,还赔上一条命。

林冉表示,她也是要脸的,白吃白喝就算了,绝对不能再花府里的银钱去捧一个戏子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