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南锦年林冉林桑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的作者是西葫芦是南瓜派,主角是南锦年林冉林桑。主要讲述了:礼王世子南锦年看到林冉也是一愣,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胡乱地摆了手,“免礼。”随即略带关心地看向林桑,“阿桑,你没事吧?”林桑扯了个笑,嘴硬道:“没事,我堂堂将军府大少爷,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。”说完,还往…

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南锦年林冉林桑小说免费阅读

《新婚夜被鸽后我绑定了大司农系统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4章

礼王世子南锦年看到林冉也是一愣,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胡乱地摆了手,“免礼。”

随即略带关心地看向林桑,“阿桑,你没事吧?”

林桑扯了个笑,嘴硬道:“没事,我堂堂将军府大少爷,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。”

说完,还往林冉的方向瞟了一下。

林冉翻了个白眼。

见林冉没有拆穿他,悄悄松了口气。

南锦年和钟诚不疑有他,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钟诚上前来,“你不是说今日和姓钱的那小子比试吗?怎么到赌坊了?”

林桑面如菜色,“我们就是来比大小。”

林冉:“……。”

南锦年:“……。”

种诚:“……。”

南锦年:“所以,今日你输了。”

看起来,输的还有点惨。

钟诚道:“唉,早知今日我就不去上学了,有我陪着你,肯定让姓钱的小子输的裤衩子都不剩。”

南锦年点头,“对,明日再把他叫出来,本世子一定玩儿死他!”

“嘁……”

凉凉的一个音,林桑本想点头,硬生生地顿住了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总觉得今日的林冉有些吓人。

林冉微微勾唇,“世子若无事,请容许我们先行离开。”

礼王世子怔愣间,林冉已经带着人走出几步。

林桑也被人架走了。

礼王世子摸摸下巴,“这林家大姑娘,和往日不大一样啊。”

“是不大一样。”钟诚点头。

林家大姑娘和礼王府郡主不和之事,全京城的人都知道。

往日里,对礼王世子从来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,还没这么‘和蔼’过呢。

林冉带着人穿过热闹的赌坊,正准备离去,突然想起了那张好运符。

“六筒,出来。”

【滋滋啦啦——】

林冉无语,“这个好运符有什么作用。”

【……两刻钟内可以将运气值提升为百分百。】

两刻钟,就是半个小时。

林冉勾唇,“那我要怎么用?”

【直接使用。】

林冉倏地停下,身后的人不解地看着她。

林冉唇角一勾,“不如玩两把再走,说不定本姑娘运气好,能回本呢。”

梨花大惊,忙扯着她的袖子,“姑娘,咱可没有银子了。”

林冉挥开梨花的手,“放心吧,姑娘我的运气好着呢。”

说罢走到一个桌前,这一桌子是比大小。

林冉挥开其中一个男子,那男子正上头,被人挥开不满,凶神恶煞地想要骂人。

乍一看到一个明艳美丽的姑娘,那些污言秽语堵在喉咙里上不来出不去。

又看后面跟着的一众人,最后只能摸摸鼻子悄悄地退至一旁。

林冉安静地站着看了几轮,林桑在后头叫道:“你一个姑娘家能看懂什么?快回府吧。”

心里直纳罕:今日他这长姐是吃错药了,往日不是最看不上他赌博?

赌桌上的人包括庄家看到林冉都是一愣,摇骰子的荷官愣了一下立即笑着开口:

“这位姑娘可是要玩两把?”

林冉点头。

荷官笑容更甚,这样的小娘子懂什么?看来今日能赚不少银钱。

林冉看向一旁的礼王世子,“世子爷,能否借我些银钱?”

南锦年:“……。”

周边围观众人:‘……。’

林桑又开始叫道:“没钱你赌什么?赶紧回府吧!”

林冉眼睛一扫,凉凉开口,“你若学不会闭嘴,我可以帮你。”

林桑倏然噤声,林冉这表情,着实有些吓人。

说完,又认真地看着南锦年。

恍惚怕南锦年不答应,想了想又道:“不若世子爷和我合伙吧,我猜大小,世子出钱,赢得钱咱二人对半分。”

南锦年一言难尽地看着林冉,觉得自家姐姐说的没错,这林家大小姐当真脑子有些毛病。

林冉从他脸上看到了‘不信’两个大字。

看了看对面的荷官,买定离手,开一把很快。

干脆使用了好运符,然后在开庄之前将大小讲出。

连续四把,全部猜对。

南锦年有些惊悚地看着林冉,“本世子可以相信你不?”

林冉下巴微扬,“世子还不知道我的本事?这样吧,若是输了,钱由我出。”

南锦年上上下下打量了林冉一把,心里盘算着:输了林冉出钱,赢了对半分,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。

不,分明是无本买卖。

“成。”

南锦年一挥手,身后的小厮立即递上来两张银票。

林冉打眼一看,是二百两银票。

心里不由感慨,看看人家,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二百两。

再看看自己,身无分文。

什么将军府大小姐?

落魄大小姐才对!

南锦年晃着手中的银票,好奇地问:“压哪个?”

林冉:“大。”

摇骰子的荷官咧嘴一笑,在南锦年放下银票的瞬间,手中的骰盅‘砰’地放在桌上。

南锦年大喝一声,“开。”

荷官大笑着将盖子掀开,眼中满是赢钱的得意。

“世子爷,这钱,小人收下了。”

说着就要去扫南锦年面前的银票。

南锦年脸上的笑脸不落,“我说这位荷官,你怕不是眼睛瞎吧?”

“肯定眼瞎!六点可不是大嘛!”钟诚在一旁大笑道,心潮澎湃。

他们几个人来赌坊完了几次,从来没赢过。

第一次赢了赌坊的钱,那感觉就像三伏天喝了一杯冰水般舒爽。

周边围观人群跟着起哄,荷官这才觉得不对劲,看了眼桌上的骰子,最上一面,赫然是六个点。

荷官突然青了脸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“这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荷官还在一旁自我怀疑,林冉不耐烦了,“你们赌坊,这是输不起?”

荷官抹了把脸,冷笑道:“我们赌坊最是诚信。”摇晃起骰盅,“买定离手——”

林冉:“压大。”

南锦年听话的将原本的二百两银票和刚赢得二百两全部压大。

“开!”

依然是大。

连开了几把都是大,原本极具信心的荷官此刻面色惨白,汗如雨下。

林冉淡淡开口:“继续。”

荷官已经打起了摆子,拿着骰盅的手抖得像帕金森一样。

嘴巴干涸,嗓子眼紧的开不了口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