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主人公叫云漫夏云依依夏莲的小说哪里免费看

小说《重生蜜恋:偏执九爷他沦陷了》强烈推荐大家阅读,作者风扶柳十分给力,主角是云漫夏云依依夏莲。主要讲述了:夏莲生日的事,云漫夏没和白鹤渡提,就没打算让他一起去。——她老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,夏莲哪来那么大面子?她打算到时候要出门了,再随口和他说一声。可没想到白鹤渡还是提前知道了,因为云依依给她送来了礼服。…

主人公叫云漫夏云依依夏莲的小说哪里免费看

《重生蜜恋:偏执九爷他沦陷了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5章

夏莲生日的事,云漫夏没和白鹤渡提,就没打算让他一起去。

——她老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,夏莲哪来那么大面子?

她打算到时候要出门了,再随口和他说一声。

可没想到白鹤渡还是提前知道了,因为云依依给她送来了礼服。

听到下人禀报,说她姐姐来了,正和九爷在楼下说话的时候,云漫夏眼眸忽地一眯,迅速放下手里的事,下楼。

她这位继姐对她老公抱着什么心思,她可还没忘记!

到了楼下,云依依正含羞带怯地站在那,双手给白鹤渡递请柬,“……生日宴就在五天后,我妈希望九爷能去,我也希望。”

白鹤渡浅淡的眼神瞥了眼那请柬,没有要接的意思。

云依依又往前走了一步,朝男人靠近,嗓音怯怯娇柔,“九爷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她突然脚下一绊,身子一歪。

像是站不稳,娇柔地惊呼一声,就朝男人怀中摔去!

见白鹤渡没有要躲的意思,云依依眼中划过一丝欣喜,等着“摔”进男人怀中。

然而——

“啊!”

衣服后领子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!

那瞬间云依依被勒得差点翻白眼!

“二姐,平地上站得好好的,你怎么也能摔呢?”云漫夏的声音悠悠然响起,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想勾引我老公呢!”

手上一用力,将倾斜的云依依狠狠拽回来,云漫夏唇边挂着笑,眼底却一片冰凉。

云依依表情一僵,掩饰着心虚,“漫夏,你说什么呢,我只是一不小心没有站稳……”

云漫夏扯了下唇,敷衍地:“哦。”

“你姐姐说来给你送礼服。”这时,白鹤渡开口,语气淡淡。

“我知道,刚刚佣人和我说了。”云漫夏眉眼瞬间温软下来,抬脚走到他身边,见他坐的不是轮椅,而是沙发,就自然而然地在他身边坐下了,姿态俨然已经进入了女主人角色。

抬眼瞥向云依依,“一件礼服而已,二姐怎么还亲自来了?让人送来不就好了。”

云依依正错愕地看着两人几乎挨在一起的身体。

这才几天,云漫夏就和九爷关系这么亲密了?!

不是说九爷不喜欢与人近身吗?怎么没有推开她?

心里想着这些,面上她柔柔笑了下,“我来给九爷送请柬,这种事怎么能让下人来,那是对九爷的不尊重。”

送请柬?

云漫夏内心嗤笑。

送请柬是假,勾引她老公才是真吧!

“请柬?”她开口,“我已经和莲姨说过了,九爷不去啊。”

她说着就抱住了白鹤渡胳膊,软软地说:“老公,你说是不是?”

这亲密的动作,让云依依眼底又闪过一丝错愕和嫉妒。

但她怀疑云漫夏根本就没和九爷说生日宴的事,闻言急忙看向九爷。

白鹤渡感受到一股幽香软绵绵地挨在他边上,手还被人悄悄晃着,扭头就看到她对他眨巴眨巴眼睛,悄悄给他使眼色,灵动又娇俏的模样。

心里无奈又好笑,她什么时候问过他了?

但见她紧张兮兮,生怕他答应了的模样,他还是说道:“是,我不去。”

云漫夏心里“耶”了声,为他和她的默契,几乎想要亲他一口,或者抱他一下,但见云依依还在这,又忍住了。

扭头,“二姐,你听到了?九爷不去!”

云依依咬了下唇,“九爷,云家和白家现在好歹也算亲家……”

云漫夏抱着男人胳膊的手微微一紧。

白鹤渡察觉到了,他没特意去调查过她在云家过得怎样,但是也隐约听说过云家现在这位夫人,并不是云家家主的原配。

看她对这场生日宴的反应,她和她那位后妈,关系应该并不好。

于是他说话也不再客气——

“我记得夏夏的妈妈已经不在了。”

言下之意,夏莲又不是云漫夏的妈妈,哪来的资格让他出席?

云依依表情一僵。

白鹤渡感觉胳膊又被抱紧了些,低头一看,云漫夏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
顿了一下,他问:“怎么了?”

云漫夏嘴上说:“没事!”

心里很开心——

他叫她夏夏!

而且他和她的想法是一致的,云漫夏心里划过暖流。

她想和白鹤渡单独说话,看还杵在这的云依依就有些碍眼了,想要打发她走。

“二姐,礼服留下,你回去吧!”

可云依依好不容易才找到理由来御景园,才不想那么快走。

她笑道:“礼服是我亲自给你选的,选了好久呢,你快看看喜不喜欢!”

说着让人拿出来了。

礼服展示出来的那一刻,空气陡然一静。

刚走过来的林深忍不住瞳孔地震了一下。

云漫夏唇角往下压了压,也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。

她看向那礼服——

配色大红大绿,款式天马行空,穿在身上不知道是像被子多一些,还是像床单多一些……不过好像也没多大区别。

的确是她“喜欢”的风格,曾经被夏莲和云依依刻意培养起来的风格。

“漫夏,喜欢吗?”云依依还笑着问她,仿佛一个体贴妹妹的好姐姐。

云漫夏眼底闪过一丝冷意,“喜欢啊,能找到这么件衣服不容易吧?难为二姐了。”

云依依没听出什么来,她道:“你喜欢就好,我多花些时间没什么!”

“既然喜欢,宴会那天你一定要穿哦,让大家大吃一惊!”

听着她这忽悠蠢货的语气,云漫夏掀了下唇,似笑非笑,“好啊!”

看着她和以前一样任由摆布的蠢样子,云依依刚才的一点憋闷,瞬间消散无踪。

呵,勾住了白九爷又怎样?还不依旧是个蠢货!

今年的生日宴,又有笑话可以看了!

云依依满怀期待地离开了。

白鹤渡看着那身礼服,微微拧眉,沉默良久,斟酌着问:“你喜欢这种风格?”

云漫夏:“……”

她瞥了眼那辣眼睛的礼服,飞快说道:“不喜欢!”

听到这个答案,白鹤渡皱起的眉头稍稍舒展开。

林深没忍住插嘴:“那云家怎么给夫人送件这样的来?”

她那个姐姐,还一口一个云漫夏喜欢。

云漫夏抿了下唇,“……因为我之前穿的都是这种风格的衣服。”

林深:“……?”

白鹤渡英气的眉复又拧起,“不是不喜欢?又为什么要穿?”

云漫夏看他一眼,委屈巴巴,“这样的衣服一点也不好看,穿了别人还笑话我,我一点也不想穿,但每次出门去宴会,我后妈和姐姐都给我找这样的。”

第一次是被云依依忽悠的,很多人都在笑她,第二次她就不想穿了。

但是夏莲和云依依总是告诉她这样很好看,别人都是嫉妒她。

她妈妈去世得早,夏莲在那之后不久就进门了,她可以说是被夏莲养大的,也和云依依一起长大,对这两人信任至极,最听她们的话。

现在想想,真是蠢得可怜。

也难为这对母女了,她都嫁到御景园来了,还不忘了“好心”给她送礼服!

听了她的话,白鹤渡目光一沉。

“既然不喜欢,以后就不穿了。”他淡淡道,瞥向那件礼服,“处理掉吧!”

林深应声。

云漫夏却道:“等等——!”

她眨了眨眼睛,语气天真,“人家好心给我送过来的衣服,我怎么能就这么扔掉呢?”

三天后。

夏莲的生日宴到了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