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男女主人公叫刚哥钟师道方丈和尚的小说免费资源

火爆小说我当神棍那些年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,这本小说的作者奶明本尊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,主角是刚哥钟师道方丈和尚。主要讲述了:“民警”兵分两路,一人拎着铁手铐去锁老僧的手腕,一人则附在他耳畔低声提醒着。“唉!方丈,您这算侮辱妇女呐!得判刑的,至少三年起步。”“到时候,别说寺庙主持的尊位,就连和尚证估计被吊销呀!”“您也算有身…

男女主人公叫刚哥钟师道方丈和尚的小说免费资源

《我当神棍那些年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2章

“民警”兵分两路,一人拎着铁手铐去锁老僧的手腕,一人则附在他耳畔低声提醒着。

“唉!方丈,您这算侮辱妇女呐!得判刑的,至少三年起步。”

“到时候,别说寺庙主持的尊位,就连和尚证估计被吊销呀!”

“您也算有身份的体面人呐!最好赔偿后,私了!!”

刚哥这番大棒夹甜枣的劝慰,让老僧“和解”的决心更坚定了。

于是,这老僧哭丧着老脸,央求道:“说吧?到底怎么样?你们才愿放我一条生路。”

“呵!就你一区区寺庙主持,恐怕出不起这个价吧!”

钟师道斜睨着这老僧,颇是很不屑一顾。

见此事有商量,老僧才长松一口气,大气道:“价格,你说!一百万以内,好商量!”

嘶!

100w,一栋别墅的全款呀~~

这秃驴真富,看来这管寺庙这些年捞了不少油水啊!

我惊得嘴咧成o型,暗忖:好一头笼里的大肥猪,这次定好好宰一回。

哈哈!

小爷下半辈子的幸福,就靠你啦!

这时,瞿思嫣秀眉微蹙,挑着彩美甲,不经意道:“听说秃驴你收藏有宋徽宗赵佶亲笔所绘的《瑞鹤图》,这个好像挺稀有的呐!”

“闭嘴!家族大事,岂容你这妇道人家插嘴!”

钟师道脸板得铁青,厉色呵斥着。

一句“妇道人家”怼得这辣妞贝齿紧咬,咯吱咯吱磨着虎牙,恨不得扑上前咬他一口。

亏得我一把将这妞拦腰抱住,咬着她晶莹的耳垂道:“嘿!大小姐,顾全大局哩!”

这妞被撩得俏脸红霞一片,瘫软在我怀里,嗔怪道:“该死的小贼!色小贼!”

而那老僧得知这盘“仙人跳”的果实竟是庙中藏宝,当即恨得咬牙切齿。

“你们这群混球胆敢觊觎《瑞鹤图》,不行!换个条件吧!”

“要不10万现金?可以直接转账!”

停顿了会,他试探问,态度出奇的慷慨。

“哟!既然你这花和尚不舍得,那老朽偏为难你,就要这幅图!”

钟师道嗤笑一声,才寒着脸道。

“不可能!这御图是古寺遗宝,决不可断送在贫道手中!”

这老僧一脸决绝,直截了当地拒绝这个“无礼”的要求。

这时,“民警”刚哥装模作样地将手铐锁上,还特意叹息一句。

“都蹲号子啦!还在乎啥传承?”

“人嘛?功名利禄,皆是身外之物;一旦失去了自由,就如笼中鸟,盆里鱼,难哩!”

这一句句戳心窝的话,听得老僧一愣一愣的,眼里噙满蜘蛛网似的血丝,很是犹豫。

就在他迟疑的时候,另一位警察插话道:“嘿!方丈,您以为出狱后还是堂堂的主持呀!现在法律规定,违法犯罪者,一律吊销僧侣证。”

这话一出,老僧的脸开始扭曲了,急得煞白一片。

痛打落水狗,就让我来击破他的最后防线吧!

我凑过头,意味深长地提醒道:“秃驴,昨天的有缘人也求子了吧!这“活”有点频繁啊!”

“等您失了方丈这尊贵身份,暴露的脏事一多,恐怕这辈子都得蹲号子里享受呀!”

“明天很美好,可您得安度今天啊!”

说完,刚哥的脸色一沉,严肃道:“惯犯呀!这得先拘留,和解不了!”

随后,强拽着老僧就往外拖,一副抓办“死刑犯”的架势。

就在老僧的左脚踏出门外的刹那,他终于服软了。

“行!我交,但你们得发誓,永不追究!”

听到这句承诺,钟师道表情一松,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,和蔼道:

“那好吧!咱就不追究啦!可放不放你,我说可不算呐!得看这位警官!”

“哈哈!钟老说啥客气话,以后还得您多提携提携!可是嘛?”

话头被抛给刚哥,可他也深知这是头大肥猪,正好寻到良机宰宰。

见眼前“民警”话锋一顿,老僧有点慌了,弯着腰恳求道:“警官,您讲!只要贫道力所能及,必定满足!”

刚哥呵呵一笑,拇指并拢,搓了又搓。

潜台词呢?

就是花钱消灾。

这老僧意会一笑,很是苦涩。

“两万?行!”

但刚哥却摇了摇头,狮子大开口道:“添个0,毕竟上下要打点,否则免谈!”

另一位“民警”却垂下头,一脸正气道:“刚队,这可是重罪啊!您这般,恐怕不符合规定呀!”

“呵呵!愣头青!”

刚哥扬手就是一耳光,甩得他捂脸抽泣着。

“不!刚队,你这就是违规,我要举报你!”

可刚哥根本不理他,凝视着老僧,深意道:“这阻力很大啊!你也不亏,一笔钱换一生无忧,很值得。”

“行!我给!”

老僧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,才从缝隙里憋出这么一句。

“一手交钱,一手毁脏!”

在一番操作后,我们一伙藏着《瑞鹤图》,拎着一笔巨款满载而归。

在归途中,钟师道显得很局促,捏着衣角才唤我句“鱼爷!”

音调很低,看得出他有点挂不住脸。

但我也不是好对付的主,掂量着他该得的那本分红,揶揄道:

“哟!我的好爷爷哩!你说啥?咱没听到呐!”

“鱼爷!鱼爷!鱼爷!”

这货一把夺过那沓钱,尖着嗓子连喝三声,很急促又响亮。

“哈哈!亏你还大学教授呢?这怂样!不过,傻鱼你真棒,牛!”

钟“教授”的认输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,就连刚哥也开始调侃他,不过都是善意的。

“但是傻鱼你知道么?想配的上倩姐,你现在还远远不够,懂么?”

刚哥原本在夸奖我的,突得话锋一转,竟训起我话来,颇不留情面。

“懂!可倩姐究竟有什么惊天身份呀?”

我点头表示同意,只好开口询问她的隐藏消息。

毕竟刚哥这么说,也就罢了;

毕竟,情人眼里出西施嘛?

但就连首富瞿老也说类似的话,那就令人深思啦。

然而,刚哥只是拍了拍我的肩,昂头叹:“或许将来的你,配的上倩姐的好!”

接着,他挥拳捶了下另一同伙的胸,调笑道:

“哈哈!你这小子演得挺像呀!哥的耳光疼不?”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