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陈浩刘丽萍小说叫什么(重生1993:开局一亿小目标免费阅读)

网络作者是巅峰的神的经典佳作《重生1993:开局一亿小目标》火爆上线,主角是陈浩刘丽萍。主要讲述了:西京。浩翔公司副总赵志强带着一位助手,与魔都知名律师宋晓军一起走出机场,坐进出租车,赶往两百公里外的丰川市。车里,赵志强用两斤重的大哥大联系上远在魔都的黄雅莉。“雅莉,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?”“已经拿下…

陈浩刘丽萍小说叫什么(重生1993:开局一亿小目标免费阅读)

《重生1993:开局一亿小目标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3章

西京。

浩翔公司副总赵志强带着一位助手,与魔都知名律师宋晓军一起走出机场,坐进出租车,赶往两百公里外的丰川市。

车里,赵志强用两斤重的大哥大联系上远在魔都的黄雅莉。

“雅莉,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?”

“已经拿下魔都和京城多家大报的头版。”

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咱俩拿着老板的百万年薪,为老板做事,何谈辛苦?”

黄雅莉性格直爽,想啥说啥,搞得赵志强无言以对。

“挂了,我正忙呢。”

黄雅莉挂断电话。

赵志强苦笑嘀咕:“怪不得快三十了还单身,就这性子,谁娶谁遭罪。”

西京到丰川高速公路还没修好,出租车在国道上时快时慢跑了三个钟头,傍晚才赶到丰川。

宋晓军律师很敬业,随便吃了口晚饭,就开始工作,他和赵志强找到陈浩家所在巷子,敲开一户人家的院门。

“您好,我是魔都来的律师,想跟您了解朱三与陈家人冲突的具体情况。”宋晓军彬彬有礼道明来意。

“不知道!”

打开院门的男人要将三人拒之门外,得罪朱三的事,他可没胆子干,陈家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。

“如实讲述,给一千块钱。”赵志强赶忙插话。

男人愣住。

一千块,他大半年赚不了这么多钱。

“这是一千块,先拿着,如果在宋律师写的记录材料上签名按手印,再给两千块。”赵志强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千块钱塞给男人。

男人彻底动心,小声问:“巷子里二十一户人家,你们都要拜访,还是问完我就走了?”

宋律师道:“会逐一登门拜访。”

“那就好,请进。”

男人态度转变,把三人请进院里。

王法还不责众呢。

二十一户人家,六七十口人,就算朱三知道大家为陈家作证,又能怎样?

晚上十点,赵志强和宋律师拿着二十一份有讲述者签名按手印的手写材料。

与此同时,配合调查的陈浩被送进班房。

三十多平米的监舍,水泥大通铺占一半地方,大通铺里侧是一堵半人高的矮墙,矮墙另一侧便是厕所。

初来乍到的陈浩抱着脸盆被子等物品,环顾监舍,此刻大通铺仅剩的铺位,挨着那堵矮墙。

睡那里,得忍受厕所散发的臭味、尿骚味。

陈浩皱眉。

“老子刚睡着就被你这瘪犊子吵醒,贴墙站着去!”

喝骂陈浩这人满脸横肉,额头上有条刀疤,躺在距门最近也就是距厕所最远的位置。

睡下的十多人都支棱着脑袋瞅陈浩。

陈浩瞧一眼凶巴巴的刀疤男,走到立在墙角的架子前,单手拿起一个搪瓷茶缸,五指猛地发力。

搪瓷茶缸表面搪瓷破碎,里层铁皮扭曲成一团。

十几人惊骇。

陈浩把铁皮团扔到刀疤男身上,冷冷道:“你去那边睡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光头男脸色连变。

陈浩冷眼盯着这哥们儿,虽然上一世没来过这种地方,但他深知一个道理,人渣聚集的地方,谁善谁被欺。

对付恶人,必须更恶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刀疤男自我安慰,爬起来把自己的铺位让给陈浩。

陈浩放好脸盆等物品,没脱衣服,直接躺在铺位上,头枕着双手,想到朱三接下来会面临什么,嘴角翘起,阳光帅气的面庞随即变得邪魅。

新的一天到来。

京城和魔都多家大报,报道同一件事,标题是……恶霸带人强闯民宅逼女主人喝下百草枯。

这篇报道引起广泛关注。

丰川晶鼎公司。

李大虎拿着份儿报纸匆匆走进总经理办公室,对坐在办公桌后的朱三道:“三哥,这是我老婆今天从京城带回来的报纸,您看看报纸上这篇报道。”

朱三接过报纸,看完报道后怒不可遏,拿起茶杯狠狠砸在地上,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朱三深吸一口气,强压怒火,接听电话。

李大虎杵在一旁,大气不敢喘。

接听电话的朱三,脸色越来越难看,最后说了句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蓬!

朱三重重地挂了电话。

李大虎忍不住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姓冯的借着报纸的报道,在下午的会议上,说我名声不好,不能把啤酒厂八百多职工和国营百货公司三百多职工托付给我。”

朱三说完,恨得咬牙切齿。

“意思是,要叫停咱们收购啤酒厂和国营百货公司?”

“不是要叫停,是已经叫停了!”

朱三挥拳怒砸办公桌。

“这难道跟那小子有关?”李大虎面露惊容。

朱三摇头,道:“那小子不过是个学生,不可能有这么大能耐,一定是别人盯上我,或者是姓冯的新官上任,想拿我开刀立威。”

“老爷子还在,姓冯的敢这么放肆?”李大虎所谓的老爷子,指朱三父亲。

“有些人,不见棺材不掉泪。”

朱三目露凶光。

李大虎道:“三哥,京城魔都的报纸添油加醋乱写,恐怕那小子要被放出来了。”

“他出不来!”

朱三说这话时骄傲且自信。

即使老爷子在京城疗养,朱家依然是丰川的天。

入夜。

陈浩端着脸盆去“水房”洗漱。

监区早晚洗漱时间分别是早六点到六点半晚上九点到九点半。

水房里,左右两侧长长的洗漱池前站满人,没空位,陈浩只好等。

三个光头汉子紧随陈浩进入水房。

为首的光头汉子指着陈浩,大声道:“我跟这位小兄弟谈点事,其他人都出去!”

众人慌忙离开。

没洗漱完的人也不敢犹豫或拖延。

咣当!

水房门关闭。

“三哥让我们来问候你。”

为首的光头汉子带着两人,一步步逼近陈浩,并从脸盆里拿出牙刷,牙刷握柄末端已被磨尖。

三人握着这玩意,等同握着匕首。

陈浩皱眉,不还手,非死即残,若还手,便是在监区互殴,轻则一时半会出不去,误了高考。

重则,蹲几年大狱,他之前制定的所有计划化为泡影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