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江意浓傅望津,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在线无弹窗阅读

小说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,它的作者是钱串串,主角是江意浓傅望津。主要讲述了:一年后。在一家小酒吧开业的门口。一个长相很斯文,留着半长微卷长发的男人,坐在轮椅温柔的看着江意浓一瘸一拐的在整理传单。“意浓,你今天还要发吗?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做这种兼职的,我晚上驻唱的钱也能维持我们…

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江意浓傅望津,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在线无弹窗阅读

《婚情告急:薄总的天价罪妻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9章

一年后。

在一家小酒吧开业的门口。

一个长相很斯文,留着半长微卷长发的男人,坐在轮椅温柔的看着江意浓一瘸一拐的在整理传单。

“意浓,你今天还要发吗?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做这种兼职的,我晚上驻唱的钱也能维持我们两个的生活了。”

“没事望津,多干些活就多挣些钱,山里那些上学的孩子需要,我找宝宝也需要,而且你的病……”

“咳咳–”

江意浓刚提起,轮椅上的傅望津就一顿猛咳,他的肺病确实挺严重了。

江意浓慌张的给他拿了药和水递过去,傅望津修长发白的手接过,苦笑。

“不用紧张意浓,我这病就这个样子,缠缠绵绵死不了的,倒是你,也不知道你跟自己别着什么劲,脸伤成那个样子也不肯去整容恢复,还有左腿,医生当真说没有半点希望了吗?”

江意浓一年前跳河脸碰到了礁石,额头和左脸被锋利的石头,划烂了,当时傅望津在下游捡到她的时候,她的脸伤的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。

经过了一年的休养,虽然现在已经看起来好了很多,但她毕竟是个妙龄的女孩子,傅望津有时候拼命工作就是希望能多挣点钱,给她的脸去做修复手术。

“一个皮囊而已,不用在意。”

江意浓低着头笑笑,没什么表情,她是一个杀人通缉犯,毁了容,或许对她来说,不是什么坏事。

“对了,意浓,你要是去,就早点。”

傅望津的再次开口,拉回了江意浓的思绪:“现在是冬天,你身体一直不好,见风就发烧,一会儿你记得把帽子围巾和手套都给戴上。”

“嗯。”江意浓对傅望津这个救命恩人,语气轻柔:“外面冷,望津,我先把你推回屋里。”

安置好傅望津后,江意浓就包裹严实,拿了酒吧开业的传单出门。

这个酒吧虽然小,但是也属于商业街,江意浓一瘸一拐的沿个路人发着。

“你好,我们酒吧新开业,开业三天都有优惠的,您可以有空过去看一下。”

“不看不看,冻死了!”

这么冷的天,谁愿意伸手啊。

路人都很嫌弃,大部分是拒绝直接走掉,有几个更是嫌恶的看着她的脸:“哪来的丑八怪啊,滚开!你们老板雇你这是要开业啊,还是要出殡啊,这不是出来吓人吗?”

这种话,江意浓一年内不知道听了多少。

她下意识的慌乱低下头,用围巾裹了裹,试图挡住自己毁容的脸,别吓到别人。

整个一下午,江意浓也没发出去多少。

不得已,她开始给每辆开着窗户的车,都往里面塞传单……

与此同时,就在出商场不远处的电梯上,一个男人长腿迈出。

男人昂贵的手工西装勾勒出劲瘦的腰身,身姿挺拔,完美无瑕的脸庞棱角凌厉,全身散发着低沉矜贵的气压。

他手臂旁边牵着一个穿着高定白色羽绒服的女人,她双目空洞,但眉清目秀,脸上气质很干净。

正是江雪儿,她后面还有司机和助理在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
“霆夜,其实我不需要这么买这么多衣服的,我也穿不完,不如省下钱捐给孤儿院那些可怜的孩子。”

这样的善举,让薄霆夜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发丝:“放心雪儿,孤儿院的孩子我会以个人名义再追加一笔捐款。”

“谢谢你霆夜,我替孤儿院那群孩子谢谢你。”

江雪儿开心说着,亲昵偎依在薄霆夜的肩膀上,由男人一步步牵着她往一辆迈巴赫的车前走。

开了车门,江雪儿就坐在后座上,一下子就摸到了酒吧开业的传单,咯咯的。

“怎么又有这东西?”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