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《大燕战纪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,《大燕战纪》最新章节目录

看小说,千万不要错过不争炎凉的《大燕战纪》,主角是刘哲。主要讲述了:这个年代,人们洗漱用的,还是胰子。甚至连猪胰子都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用的,和白糖冰块一样,都是属于上流社会才有可能用的奢侈品。毕竟胰子的制作方法,在这个科学理论匮乏的年代,同样也很复杂。刘哲一个多月了,就…

《大燕战纪》小说全文在线试读,《大燕战纪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大燕战纪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20章

这个年代,人们洗漱用的,还是胰子。甚至连猪胰子都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用的,和白糖冰块一样,都是属于上流社会才有可能用的奢侈品。毕竟胰子的制作方法,在这个科学理论匮乏的年代,同样也很复杂。

刘哲一个多月了,就没洗过一次痛快澡。

所以这个想法,他其实早就有了。只是一直在忙,没有顾得上。

不管是之前的白糖,还是冰块,其实在刘哲看来,都属于“激情式”发明,赚个快钱可以,想要持续不断获取收益,香皂这种东西,才是可以发展成一个产业链的。

所以他在等。

等自己的领地局势稳定一些就开始。

如今算是万事俱备,启动资金也有,天工坊也有。

“回去等着吧!”

刘哲留给黄世祥一句话,就匆匆来到天工坊。

黄世祥哪里肯错过这种机会,说什么也要等在天工坊的门口,我进不去,还不能等着吗?商人逐利,他这次绝对不会让其他两家占了上风。

谁知,这个消息还是被其他两家给知道了。

仅仅过了一会儿,柳达志,陈书文联袂而来。

“哎呀,黄兄早就到了啊?”

“黄兄最近精神不太好啊,甚显疲惫!”

“消瘦了,消瘦了!”

看到这两人来,黄世祥气得咬牙。

我的冰块卖不出钱了,可不是要消瘦?倒是这几个家伙,一个个靠着刘哲,赚得盆满钵溢。他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两位世兄这是?”

柳达志瞥他一眼:“黄兄,殿下来石场了,却不知会我们一声啊……”

陈书文也是纷纷冷笑。

黄世祥一脸尴尬,不再言语。

这是三个人共同的一个秘密,只要殿下来石场了,那肯定就会有好东西被他给鼓捣出来!只是三个人,做梦都想进去天工坊,几次都被苏屠的长刀给吓了出来。

“等等看!”

“两位世兄若是倦了,不如先回去?待我等到殿下出来,便去知会几位!”

“啊哈哈,不倦不倦,来吟诗作对可好?”

“醉酒当歌人生几何?我早备好了酒水!”

……

这边刘哲来到天工坊,早就吩咐苏屠准备好了他需要的东西。

他打算从最简单的开始入手。草料就是猪油,草木灰,水,还有一些香料。香皂这种东西,原理同样简单。

甚至在后世,上学时候都学过如何手工制作香皂。

“殿下今日又要做什么?”

苏屠也习惯了刘哲这一个月来的各种神奇之处。

“好东西!”

刘哲呵呵笑道:“让你不再那么臭烘烘的好东西。”

苏屠一脸尴尬。

这个年代的人,谁身上没点味儿?

老规矩,又是几个天工坊的老匠人,在旁边观摩。

虽然过程简单,但还是一样,对于火候的掌握,还需要他们掌握一段时间。

刘哲先用杂草用火燃尽,然后加入一点二倍的草木灰重量的水,然后搅拌。很快,水就变成了灰汤色。

然后刘哲去除水中的杂质和灰质,用早就准备好的棉布进行过滤,过滤之后的水,也就是碱液。

接下来,就是浓缩碱液的办法,这个年代只能用火烧的办法进行浓缩,加热碱液去除水分以提高碱液的浓度。

传统的判断方法,就是鸡蛋浮税法。

等到浓缩到一定程度,再将熬制好的猪油,加入浓缩后的碱液中,加热碱液并搅拌。这途中,可以加入一些从花瓣中提取出来的精油。然后继续搅拌,一直到皂化完成。

之后刘哲拿过来早就备好的长方形陶瓷模具……这个年代,也只有这个条件了。

然后将煮好的肥皂液注入这些模具之中,等待冷却。

到此,制作的过程已经算完成了。

“殿下,这究竟是何物啊?”

苏屠看得一个稀里糊涂。

“明日便知。”

刘哲呵呵一笑。

苏屠撇撇嘴,提醒道:“殿下,那三个公子,又在外面等候了。”

刘哲冷笑:“这几人也不怕冷?让他们等着!今日咱们便在这里歇息一晚!”

苏屠乐道:“属下帮你去收拾……”

“不用,一起。”

刘哲抱着苏屠臂膀,这让后者浑身一震,眼眶都红了。燕王殿下何等身份,竟和自己如此亲热?

苏屠顿觉感动非常。

两人来到苏屠在这里的下榻之处,早有下人备好酒菜。

刘哲也饿了,两人大快朵颐。

“哈哈痛快!”

苏屠看着人高马大的,但酒量却不怎么样,几杯酒下肚,嘴上就没有个把门的了。

“何事痛快?”

刘哲喝了一杯这米酒,寡淡无味。

心想看来有时间,还得把整流器给搞出来,搞点高纯度白酒来喝,同样又可以大发一笔!不,酒这东西,绝对不止一笔,甚至有可能是比香皂更可持续发展的产业。

“哈哈哈哈殿下,那些豪强望族啊!”

苏屠痛快道:“以前的时候,他们遇到咱们,哪个不是趾高气昂,狗眼看人低?”

“可如今呢?”

三个公子在外候着,屁都不敢放一个!”

“殿下,我苏屠服了!”

苏屠是个粗人,说一不二,对刘哲又是忠心耿耿,所以深为刘哲的改变,和江州的变化而感到高兴。

刘哲看着他,呵呵一笑:“区区望族,不足为惧。苏校尉就没有点其他想法?”

“什么想法?”

苏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刘哲道:“校尉这个职位,确实有点低了……”

苏屠浑身一震,醉意瞬间醒了,大喜道:“殿下您要扩军?”

刘哲点点头:“如今天下时局纷乱,江州虽小,却应有自保之力。益州刺史梁王昏聩无能,若不是占尽天府之国优势,怕是早已被人吞灭!”

苏屠听得眼睛瞪大:“殿下所图甚大……”

他真的被刘哲给吓了一跳。

要知道,一个多月前,眼前这个燕王殿下,还是一个只知道声色犬马,无恶不作的败家子。如今竟然已经开始和谈论天下大势……

这个一直不声不响的殿下,竟然心存大志!

“殿下大事可成,老燕王若泉下有知……”

苏屠激动地跪在地上。

“赶紧起来,这是做什么?只是随便讨论一下。”

刘哲一叹,这些古代人,动不动就跪,他也是很烦这一套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苏屠抹着泪:“苏屠我不知天下大势,只知带兵打仗!只要您一声令下,便是刀山我苏屠也给殿下去闯一闯!”

刘哲呵呵笑道:“你只管把我的兵给带好,等我这笔银子入账……”

“嗯,马上发布征兵令!”

“府兵更名江州军,常备一万将士,你也应提升为江州中郎将!”

苏屠听得大喜过望,再次跪拜。

刘哲摇了摇头。

征兵是肯定的,但是现在他又开始头疼一件事情……

很简答,人才!

还是人才!

想要在这个乱世生存,他需要有一个可以看透天下大势的人。苏屠是将才,不是帅才。他可以带兵打仗,但若让他当军师,那肯定一打一个败仗。

方铭渊不行,这段时间的相处,刘哲可以看得出来,他是一个内政高手。

对领地的方方面面,他是熟悉到毫巅,但他的眼界有限,甚至连益州那边都吃不透,想指望他能去琢磨涿鹿天下,这是不现实的。

人才急缺啊……

但这种事情,偏偏又急不得。

毕竟想要招揽人才,你得有起码的梧桐树!江州虽然好了一些,但还不至于繁华到无数人才争相投奔的程度。

所以首要任务,还是赚钱!

翌日。

三个公子哥,在天工坊门口,已经冻得嘴唇都紫了。

“殿下这是……”

“我我……”

“喝酒,喝酒!”

三人心中充满愤懑,如今他们地位这般低了吗?想当年,不,相当月……殿下还和他们把酒言欢,称兄道弟,他们还把殿下当猴子耍,而如今,却在这深秋夜里等了一夜,殿下都没派人来知会他们一声休息。

“岂有此理!”

“殿下太不把我三大望族放在眼里了!”

“我回去定要……”

就在这时,一下人跑了出来:“三位公子,殿下请诸位进去。”

三人心中腹诽,同时戛然而止。

接下来,三人争相奔跑,生怕落在其他人后面。

待到来了刘哲休息的卧房,三个人同时看到刘哲才刚刚起床,睡眼惺忪。三人又是忍着暴怒。

刘哲笑看他们:“三位等久了吧?稍等片刻,孤先盥洗一番。”

说着,已经有仆人端进来一盆热水。

刘哲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,拿起旁边一块儿昨夜刚刚做好的香皂。

开始洗手,洗脸,洗脖子……

“岂有此理!”

“殿下太过分了……”

“这岂不是在羞辱我等……”

然而。

随着热水,一股清香飘入鼻中。

三人齐齐朝那块香皂看去。

这是什么东西?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