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主角云远庭云初念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,重生虐渣:撩上阴戾世子爷免费看

经典小说重生虐渣:撩上阴戾世子爷推荐大家阅读,本小说作者小石榴是个网文大神,主角是云远庭云初念。主要讲述了:云初念到翠竹苑的时候,正好见到云远庭从书房出来。“父亲是要出门?”云远庭边走边说:“你祖母差人来叫我过去一趟,你有什么事?”“我让厨房做了一些松花糕,想让您趁热尝尝。另外还有事情想和父亲商议。”“东西…

主角云远庭云初念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,重生虐渣:撩上阴戾世子爷免费看

《重生虐渣:撩上阴戾世子爷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4章

云初念到翠竹苑的时候,正好见到云远庭从书房出来。

“父亲是要出门?”

云远庭边走边说:“你祖母差人来叫我过去一趟,你有什么事?”

“我让厨房做了一些松花糕,想让您趁热尝尝。另外还有事情想和父亲商议。”

“东西交给李忠,等我回来再吃!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也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他匆匆往前走,竟连多一眼也不愿意看云初念。

云初念平静的眼眸骤然变冷,在云远庭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朗声问:“若是关乎父亲的前程,您也不愿意抽空听一听吗?”

云远庭的脚步蹲下,回过头来,一双厉眸审视着这个不受自己重视的女儿.

有风吹过,庭院内的竹叶发出沙沙声,云初念的裙摆随风飘扬,未愈的病体越发显得羸弱。

云远庭这才诧异的发现,自己的大女儿竟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。

送她去青州的时候,她才三岁,小小个,奶呼呼的一团,却像个小大人的模样,吃饭睡觉都要自己一个人做了。

没想到一晃眼,她竟已经这么大了。

看着眼前模样酷似亡妻的女儿,云远庭的内心突然升起一股愧疚.

他对身边的长随李忠说:“去清晖园给老太太说一声,就说我公务没处理完,晚半个时辰再过去。”

云初念也屏退了两个婢女,独自跟随云远庭进了书房。

她将食盒放到桌上,揭开盖子,笑意盈盈的说:“松花糕是青州有名的特产,我特意给了厨娘方子,让她们仿着做一份,父亲尝尝可还满意?”

云远庭尝了一口,点头称赞:“入口绵密不粘牙,香甜可口,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食。后面让厨房给老太太做一份送过去。”

“我一并让厨房做了两份,另一份已经送去清晖园了。”

“嗯,你是个做事周全的。”云远庭满意的点头,他不是个贪食的人,吃了两块后就停了手问云初念:“你刚刚说有事情要和我说,是什么事?”

云初念没有直接回答,问道:“下面的人都在传父亲欲将我和陆姨娘的侄子定亲,父亲可曾知道此事?”

云远庭想到昨夜云雨后,陆姨娘娇软的依靠着自己,细声说起这件事。

他当然是知道的.

但是此刻面对云初念的目光,他没来由感到一阵心虚,下意识摇头:“我没听说过。”

云初念没有拆穿他,继续问:“那父亲是怎样看待这桩亲事的?”

“陆清远刚考取了功名,又一表人才,日前圣上点了他在翰林院供职,过些年讨个恩旨,去外放几年,再回来便是前途无限,细细算下来也不失为一桩良配。”

云初念满眼的失望:“父亲当真这么想?可是否问过女儿愿不愿意?”

“父亲刚把我从青州接回来,就要把我推进火坑吗?”

被女儿这样看着,云远庭面子挂不住,沉下脸色:“什么火坑?我看着陆清远长大,自然知道他的为人品性,若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,这样前途不可限量的夫君,怎会轮得到你?”

他每说一句,云初念的心便冷了几分:“既前途不可限量,那让云悦薇嫁给他不是更好?”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一说到要让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嫁给陆清远,云远庭就犹豫起来,含含糊糊的说:“你妹妹身子骨不好,怎能去陆家受苦呢?”

“听父亲先前说的话,我还以为我嫁过去是享福呢。”云初念冷笑。

云远庭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,脸红脖子粗的低吼:“婚姻之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既然已经要定下你和陆清远的婚事,那你便乖乖待嫁就行,哪轮得到你挑三拣四?”

云初念没有被他吓退,只是看着云远庭发飙,沉静的目光中是藏不住的失望。

这就是她的身生父亲,专横,自大,偏心眼,好面子……

“便是冒着惹得圣上龙颜大怒的风险,父亲也要将女儿嫁给陆清远吗?”云初念的声音清冷,面上已无一丝好颜色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云远庭跟不上女儿的思维跳跃:“我好好给你说你的婚事,你突然扯上圣上做什么?”

云初念:“父亲难道没有想过,这十多年来您将我远放在青州不闻不问,皇上都未发一言,

为什么在你升职兵部尚书后不足十天,他就突然想起了女儿?吓得你连夜快马加鞭派人将我接回京城?”

云远庭讷讷狡辩:“我没有对你不闻不问……”

云初念不想和他在这个事情上争执,她心中自有定论。

当年娘亲因为生弟弟难产去世,外祖父怀疑娘亲的死另有隐情,却又一直调查不出结果.

最终只能强硬的将自己带回青州,至于裴清芫难产生下的儿子云初阳,却因为是云家嫡子,只能被留在京城。

十二年来,云远庭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女儿,从未去青州看过她一次,也没说过要把她接回来。

除了逢年过节,云家礼节上会往青州送一些东西,其他时候连她都快忘了,自己其实是京城兵部侍郎云远庭的嫡女。

上月,云远庭升任兵部尚书,之后的一次宫宴上,当今天子看到将要和亲的公主,突发感想问起云远庭是不是还有个嫡女,并提醒他要多享受现在儿女绕膝时的天伦之乐。

吓得云远庭从宫宴回来,当天晚上就快马加鞭派人去青州把云初念接了回来。

“父亲!”云初念加重了语气:“你难道还不明白吗?女儿的婚事不能由自己做主,但也由不得你们做主!”

云远庭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圣上多年未立太子,现如今储君之争日益白热化,且圣上龙体一日不如一日,他会暗示你把我接回来,看似无心,实则是在为立储做准备呢。”

云远庭满眼错愕惊骇。

云初念继续说:“我外祖父驻守青州,手握三十万裴林军,而您又升任兵部尚书,在这个风头上,圣上让您把我接回来,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难道您看不明白吗?”

云远庭颤声问:“难道圣上想用你的亲事做文章?”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