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小说《冲喜婚约: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》全文免费阅读

冲喜婚约: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狐狸九,主角是宛欣花写意谢灵羽宫人。主要讲述了:谢灵羽闻声从朝凤居里急急忙忙地走过来,面上带着怒气,蹲下身子去安抚那小丫头:“摔疼了没有?”原本凶悍刁蛮的小丫头一见到谢灵羽,立即瘪瘪嘴,哭唧唧地抹眼泪:“疼,皇姑母,好疼啊!你要重重地打她的板子。”…

小说《冲喜婚约: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《冲喜婚约:病弱王爷每天都在撩妻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16章

谢灵羽闻声从朝凤居里急急忙忙地走过来,面上带着怒气,蹲下身子去安抚那小丫头:“摔疼了没有?”

原本凶悍刁蛮的小丫头一见到谢灵羽,立即瘪瘪嘴,哭唧唧地抹眼泪:“疼,皇姑母,好疼啊!你要重重地打她的板子。”

谢灵羽一边用帕子替小丫头擦脸,一边抬起脸来,冲着花写意怒声呵斥:“还不给哀家跪下!”

花写意揉揉鼻子,一提裙摆,就要跪下去。可到了半截又停住了。

谢灵羽扭脸:“怎么?想抗旨不遵么?”

“不是,”花写意一脸凝重地摇头:“我观察小郡主的面色,有点不对劲儿,而且很严重。”

谢灵羽一愣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太后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谢灵羽讥讽一笑:“你最好不要故弄玄虚。”

向着花写意身后的宫人们使了一个眼色,宫人立即识趣地退后数步。

谢灵羽缓步向前,微微眯起眸子:“说。”

花写意看一眼跌倒在地上的小丫头,然后压低了声音:“小郡主身体有恙,必须要马上进行医治,否则,后果很严重。”

谢灵羽吃惊地瞪了花如意半晌,然后,骤然爆发出一阵笑声:“花如意啊花如意,哀家答应让你医治摄政王的病,难不成你还真的将自己当大夫了不成?竟然敢在这里诅咒宛欣郡主,你是想借此,求哀家饶了你的一条性命吧?”

花写意压低了声音:“假如太后娘娘不信,可以解开小郡主的衣服,亲自查验一下小郡主的胸部,就知道我所言非虚。现在尚且还可以医治调理,等再过上些许时日,悔之晚矣。”

谢灵羽不以为然,眸子里鄙夷更甚:“再编,继续编,你觉得哀家会相信你的危言耸听吗?今日哀家不屑于难为你一个将死之人,可你若是不知好歹,胡说八道,休怪哀家不客气了。来人,教王妃一点规矩!”

太监一听要行刑,立即精神抖擞,威风凛凛地往花写意身后一站,朝着她膝弯处就要拿脚踹。

花写意肯定不能坐以待毙,闪身避让开太监狠毒的一脚,见院中花架之下有青花瓷鱼缸,二尺直径有余,里面养着几尾红色锦鲤。

不由灵机一动,三两步跨至鱼缸跟前,一手提起缸沿,一手扶着缸底儿,朝着一旁的宛欣郡主兜头就泼了下去。

这可是一缸水啊,宫人们震惊于她的蛮力,竟然阻拦不及。

郡主一声尖叫,胸前衣裳尽数被淋湿,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肥猫一般跳了起来:“我的裙子!皇姑母,她竟敢泼我,你一定要打死她!”

谢灵羽顿时怒火更旺:“都还愣着做什么?给哀家打,留一口气息即可!”

顿时宫人们蜂拥而上,谁也没有将这个短命的摄政王妃放在眼里,下手也不客气。

花写意一把丢了鱼缸,将护着她的何嫂拨拉到一边,左躲右闪,没吃亏,也没下手。

何嫂急得如热锅蚂蚁。昨儿就领教了这位新主子的脾气和胆量,可谁能想到,她在皇宫里竟然也敢撒野啊?这狂劲儿,她就不该当王妃,而是皇后!自家主子即便贵为摄政王,也罩不住。

谢灵羽转身去哄哭闹不休的宛欣郡主,吩咐宫人:“还不快些取来郡主衣裙,帮她更衣?”

目光触及宛欣郡主透湿的胸前,谢灵羽用帕子擦拭几下,手不由就是一顿,犹豫了片刻,竟然撂下花写意,急匆匆地领着宛欣入内,亲自帮她更衣去了。

花写意知道原主从未习练过功夫,但在一堆气势汹汹的侍卫夹攻之下,竟然能奇迹般地游刃有余。用于应对的一招一式,就好像刻画在脑海里,出于本能反应一般。

这倒真的是奇怪了。

她如鱼得水,挖掘开一个又一个的潜能宝盒,正酣畅淋漓,听大殿之内谢灵羽突然一声呵斥:“住手!”

大家全都龇牙咧嘴地退下去,身上多少都挂了彩。

花写意知道,鱼儿上钩了。使劲遮掩了面上的欣喜之色,稳住思绪。

大殿里,谢灵羽大发雷霆,一个被骂得灰头土脸的宫人出来,匆匆地穿过回廊,走出大门,过不多时,身后带了两个御医,进了大殿。

盏茶功夫,两个满头大汗的御医也灰溜溜地被骂了出来。

花写意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。

御医对此束手无策,就应该自己上场了。

“吱呀”门响,宛欣郡主从大殿里走出来,气哼哼地瞪了花写意一眼:“皇姑母叫你进去,我们的账,回头再算,本郡主一定让人揍得你满地找牙。”

花写意的手有点痒,这种欠缺教养,骄横跋扈的熊孩子,落在自己手里,看我怎么让你满地找娘。

她只给了宛欣郡主一抹意味深长的笑,便昂首挺胸地进了大殿。

谢灵羽端坐贵妃榻,手边还搁着宛欣郡主刚刚换下来的衣裳。

殿内宫人尽数被屏退下去。

花写意这次挺老实,知道面对强权,自己这一跪,是逃不了的,敛衽跪下,给谢灵羽磕了一个头。

谢灵羽鄙夷地哼了一声:“听闻将军府千金才情出众,温婉优雅,如今看来,也不尽然,举止如此粗俗,就连请安,这么简单的规矩,竟然都不会。”

给人磕头竟然还被嫌弃,花写意低垂着头撇撇嘴,没吭声。

不过,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倒是放下了。听谢灵羽这话中之意,自己确定就是将军府千金花如意无疑了,与谢灵羽并无什么瓜葛。

谢灵羽轻咳一声,然后端起手边香茗浅抿一口,这才不太自然地开口:“那些奴才太粗心,哀家适才……给宛欣郡主亲手更衣,她还不满八岁,……委实有点过早。而且,为什么只有一边发育呢?”

花写意早就打好了腹稿,只等谢灵羽发问,就信口胡扯。

她适才搀扶宛欣郡主的时候就隔着单薄柔滑的丝缎觉察到了,顿时心生怀疑,冒险赌了一把。

很简单的道理,宛欣郡主得谢灵羽疼宠,这平日里燕窝阿胶鱼翅等等各种营养滋补品,断然没有少吃。而这些进补的食品,积年累月,对于一个孩子而言,无疑是会促进她过快地生长发育的。

搁在现代,有个专业名词,叫做性早熟。在古代,医书之上也有记载,叫做经早。

不过,这个小屁孩症状还没有体现出来。而且,古代人饭都吃不饱,这种病例,实属罕见。如实相告,谢灵羽反而不会相信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