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班文学
扫文推文我们是认真的

公子少艾免费阅读,公子少艾怀信乔雅南

热门新书《公子少艾》上线啦,它是网文大神空留的又一力作,主角是怀信乔雅南。主要讲述了:乔雅南低头看着小弟一动一动像在吃什么的嘴:“以我有限的认知来看,有过于出众的相貌却没有自保的能力,这对小老百姓来说不是好事,所以哪怕我长相不及你我也会给自己遮一遮,你可以说我小题大作,但是防患于未然总…

公子少艾免费阅读,公子少艾怀信乔雅南

《公子少艾》精彩章节试读

第4章

乔雅南低头看着小弟一动一动像在吃什么的嘴:“以我有限的认知来看,有过于出众的相貌却没有自保的能力,这对小老百姓来说不是好事,所以哪怕我长相不及你我也会给自己遮一遮,你可以说我小题大作,但是防患于未然总好过后悔莫及。”

“姑娘说得在理。”

拨弄着包裹里的几样东西,乔雅南道:“若我前路明朗,还可以说一句你跟着我走,我帮你,可如今我也前路不明,这话却是说不出来。”

怀信轻轻咳了咳:“姑娘已经帮了我大忙。”

“女孩子当然要帮女孩子。”乔雅南挂心身后缀着的人,把弟弟放到修成怀里:“我站一会。”

弯腰走出车厢,乔雅南抓着门框站起身,身后有行人,但是没看到那两个眼熟的男人。

徐老爹怕她摔着,勒马走得慢了些。

没多会乔雅南就坐了回去,不等她说什么就听得怀信道:“不知姑娘可愿带上我去桂花里暂住几日。”

带两个孩子外出,乔雅南的警惕心并不低,她立刻就想找理由婉拒,可看着她的衣着突的心头一动。

外边的世界对她来说太陌生了,不说远了,今晚要怎么度过就是眼下最大的问题。虽然她做了很多准备,也知道在等级森严的时代下人少有敢犯上,但是她不敢赌那个万一。

若怀信一路同行,那这个可能性就降低了许多,而且有个‘男人’在身边,怎么说都比孤身带着两个孩子安全许多,更何况还有个隐忧在。想到窥伺多日的那些人乔雅南就寒毛竖立,大热的天打了个冷颤,比起这些事,对一个姑娘的提防反倒不值一提。

“我当然求之不得了。”在心里分析出利弊,乔雅南一口应下,把小弟往她面前送了送:“说不定还是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多,比如照看这个小乖乖。”

怀信身体直往后靠,拒绝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“哪有那么可怕,我家小修齐最听话了,饿了就哼哼,吃饱了就睡,尿了拉了就哭几声,好带得很。”

“修齐?”

“恩,他是遗腹子,我爹还在的时候就给他取了名叫修齐。”乔雅南抽出一只手摸了摸二弟的头,见他立刻扭开了去就笑:“这是我二弟修成,还有个大哥名修远。”

“你……”怀信突然收了声,撩起帘子往后看了一眼,脸色沉了下来。

马蹄声入耳,乔雅南跟着脸色一变,这是来追她的还是追怀信的?

动静越来越近,怀信看乔姑娘一眼:“我下去。”

乔雅南心里没底得很,但是她更清楚不能这时候下马车,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:“先别自乱阵脚,每天那么多人在城门进出,不见得就是来追你的。”

“继母不会轻易放过我。”怀信看着紧紧抓住自己的手,尖细的声音因为着急都变粗了些,两人却都没顾上:“你帮了我,我不能害你。”

“真到那时候我就说是你用修齐的性命要胁我,我会卖了你的,放心。”

“……”怀信眼睛微睁,‘卖了他’这种话会不会说得太顺口了些。

乔雅南暗暗稳住自己语速飞快:“你要相信我的伪装本事,和你之前的花容月貌比起来现在看着根本不是同一个人,你现在下马车才是主动露了行踪。”

马蹄声更近了,两人的心都悬了起来,怀信更是右手握拳蓄势待发,四骑从旁侧飞驰而过。

两人面面相觑,乔雅南忍笑:“看吧,都说了别自乱阵脚。”

怀信看着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声的人,只觉得这人胆子实在是大得很。

“之前还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太过草率,可你刚才宁愿暴露自己也不想拖累我,可见你品性极佳,我放心了。”乔雅南说着又有点儿得意:“我看人的眼光一向不错。”

乔修成看她一眼,哼了一声在外人面前没有揭穿,哪里会看人了,因为被退亲寻短见的也不知道是谁。

怀信欲起身:“地方小,我坐到外边去。”

“不着急,离城门还近着。”

乔修成不吭一声手脚并用的去了外边,知趣得很。

官道不平整,马车一摇一晃的让乔雅南瞌睡上来了,但她哪里能睡,强打起精神来和新认识的美人说话。

“路上不耽搁的话两天能到,希望今晚能找到合适的地方住一晚上。”

了解过后乔雅南才知道电视小说里那些随处可见的什么大客栈,什么天字一号房间都是骗人的,为了统治稳定,百姓想自由迁移根本是难上加难。外出的人少了,客栈自然就没有生存空间,县城有那么一两个客栈是给有身份的人用的。

小老百姓有出行需求的时候都是卷着铺盖,带着锅碗瓢盆。有钱人可以去乡绅家里借宿一晚,像她们这种能找到片瓦遮身的地方就算运气不错。

宋姨帮她打听到这一路途经的地方后她仔细研究过,算好路程定下了过夜的大概地点。如今天气好,只要地界安全,在车上过一晚也能熬过去,不过现在多了一个人,本来就小的地方更不够用了。

怀信看着眉头微蹙的人:“这段路姑娘走过?”

“我没有离开过府城。”乔雅南摇摇头:“你呢,出去过吗?”

“出去过,我知道怎么找到地方住。”

乔雅南眼神一亮:“真的?能躺着睡的那种地方?”

这形容让怀信点头的动作都不那么顺畅。

“太好了。”乔雅南兴奋的抓住怀信的手腕:“那这事就靠你了。”

怀信眼神从她的手上扫过轻轻应下,转开头去咳了几声。

乔雅南越加觉得收留怀信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,她最担心的问题这不就解决了?听怀信又在咳嗽了,她问:“听你一直咳嗽,嗓子不舒服?”

怀信轻轻点头:“有点着凉,嗓子疼。”

原来如此,怪不得怀信一直说话少,嗓音听着也不够圆润。

念叨了一声他的名字,乔雅南道:“我还继续叫你怀信吧?免得被人听着多出事端来。”

怀信点头。

1 2 3
继续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